联系我们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angda News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页 -- 泛目录 -- 正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安课后服务“月考”成绩单:老师“连轴转”负担有点重闲下来的家长还是焦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布日期:2021-09-30 16:00:23 资料来源:落月黑帽seo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月1日起,全省中小学课后服务在自愿参与的前提下实现全覆盖,至今已一个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华商报记者前往西安城区部分中小学,实地走访课后服务的开展情况,记录学校的特色服务,反映共性问题并探讨解决办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访中,华商报记者对家长、学校、老师面临的一些共性问进行了梳理:我们看到了老师“连轴转”带来的负担重、压力大、没时间教研等问题;受制于管理体制、社团基础、收费政策、场地等原因,学校之间的课后服务“贫富差距”较大,有的学校暂停了之前的精品社团;家长担心升学压力,突然的“减负”让他们陷入新的焦虑;当课后服务遇到晚高峰,更加剧了交通的拥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娃娃回家路上喊饿” 低年级家长担心孩子在校时间过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访中,部分家长对学生的在校时间过长有些担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年级学生家长说:“我们是双职工家庭,本一直为娃中午和下午的接送问题操心。但学校的午托和课后服务解决了我们的后顾之忧。可这一个月下来,我又有点担心,娃在校时间从早8:00到下午6:00,一天10个小时,是不是有点太长?另外,娃娃回家路上总喊饿,中午12:00吃晚餐到家吃上晚餐都在7:00左右了,两餐间隔是不是太长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有家长直言:“希望冬季课后服务结束时间能稍微提前一些。冬季下午6:00天已经黑了,5、6年级的娃有些是自己上学、放学的,放学太晚是不是有安全隐患?万一出了意外,谁来负责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在中高考评价制度不变的情况下,不少家长对目前的“轻松”有些不适应,担心孩子无法适应高年级的学习强度和节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敢谈钱” 专业精品社团活动开展受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专业精品社团活动开展受限也是各校普遍面临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,课后服务开展以来,不少学校都暂停了由第三方机构承接的精品社团活动,只有少部分在“维持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相关负责人说:“目前,各校开展以整合校内老师资源提供的普惠社团活动为主,就是老师各尽所长,有老师擅长剪纸,有老师擅长魔方都可在课后服务中开课。但类似击剑、棒球以及各类乐器等社团,必须请专业老师,肯定面临额外收取收费问题。但目前收费没有相关政策允许,而且部分学校现在连课后服务的140元/生月都没收,更别说社团活动费。但对第三方机构老师来说,如果不保证相应的费用,肯定难以维持高质量、高水平的活动,这是十分现实的问题,希望相关部门能重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该负责人还提到,精品社团活动多以小班制活动以保证质量,但由此带来的活动场地、教师不足等问题对于很多学校来说是不小的挑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现在都不敢谈钱的事,先把事情做好。”西安一小学负责人简单算了一笔账,每位学生每个月140元,一周22天平均到每天大约6元钱,每个小时3元钱,刨去水电费等成本,剩下2元钱,如果一个班有30人,老师辅导一节课的补贴费用为60元,这和外面培训班的课时费相差甚远。该负责人称,为了保证社团的质量,他们学校的校级社团以校外引进为主,因为没有明确的政策,开学至今还未涉及收费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学校的精品社团都是有多年积累的,如果放弃太可惜。”有学校负责人坦言,社团的优质与否会影响学生和家长的选择,也关乎课后服务的质量,既然要把学生拉回学校,就应该提供优质的教育资源,不能因为费用问题而一刀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感觉人是晕的” 老师负担有点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师工作时间较长、负担过重,也是各校普遍面临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华商报记者看到,不少开展午托学校的老师中午都只能站在教室用餐,午休时躺在拼在一起的长条凳子上休息,还有的学校要求老师中午不能休息,要在教师来回转,以免睡觉的学生发生坠地等意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部分学校课后服务的作业辅导都由语数英等主科老师负责,对兼任班主任的老师来说,可能从早7:40左右到校直到下午6:30左右才能真正完成一天的工作量。也有个别学校允许音乐、美术等副科老师进行作业辅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还有部分学校为丰富课后服务的社团课程,中层以下的行政人员也都各尽所能为学生提供社团课,有的老师教剪纸,有的老师教绘画等等。“但不少行政老师要在下午放学时疏导学生放学,在开学第一周就出现了行政老师还在给高年级的学生上兴趣社团课,结果低年级就得放学了,经过这3周的试验调整,目前已经基本顺畅,确实能看出老师们有多辛苦了吧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中记者发现,有老师下午放学送完孩子还要对个别“学困生”进行单独辅导。课后服务放学晚,午休也在学校,不少学校取消了学生值日制度,打扫卫生和教室的消杀工作都要由老师完成。可以看到,老师们的状态都很憔悴,不少人声音沙哑,“确实挺累的,也顾不上自己的娃。”有老师的孩子今年中考,老师每天放学后回家后还要去接自己的孩子,“感觉整个人都是晕的,有天晚上开车还闯了红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学校负责人称,开展课后服务确实给老师带来了很大的挑战,开学至今老师们都在积极为课后服务做着各项准备工作“中小学以女老师居多,还要照顾自己的孩子,如果家里没人帮忙确实很困难。”该负责人称,虽然很辛苦,但老师们都表示在全身心投入这项工作,大家明白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者注意到,在《意见》中,提到“拓展课后服务渠道。课后服务一般由本校教师承担,也可聘请退休教师、具备资质的社会专业人员或志愿者提供”,但上述学校中,仅1所高中聘请了退休教师,暂无学校聘请志愿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对于具备资质的社会专业人员,到底需要何种资质,目前并未明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与的老师越多,课程越丰富,分到的钱反而越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有部分学校的相关负责人提到应有更有效的激励机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方面,每生收取的140元/月课后服务费,对老师们来说已算一种激励,不少学校老师也在为如何吸引更多的学生选择自己所开的“课后服务社团课”不断努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同时却不得不面临尴尬:课后服务中参与的老师越多,课程越丰富,每位老师分到的钱反而越少。不过,有的学校以采取“从收取的课后服务费用中,留下更多的绩效奖励金,以鼓励积极的老师”来解决上述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有些学校也提到“一小部分老师参与课后服务的积极性仍有待提高”,建议通过“提高教师工资中的绩效奖励比例”来解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社团“贫富差距”较大 有的学校近百个 有的只有八九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采访中可以看出,虽然各校的课后服务基本构成都是“作业+社团”,但是在社团的丰富程度上差别较大,有的学校多达近百个,有的只有八九个。之所以产生这样的差别,和学校的管理模式以及此前的社团基础有很大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的经费有限,搞活动只能自己想办法,或者找一些免费的资源。”城区某公办学校校长说,和民办学校不同,公办学校基本没有收入,只能靠教育部门的生均经费来维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一些民办学校机制灵活,社团活动开展时间长、基础好,“课后服务给我们提供了专门时间来进行社团服务,开展起来很顺利。”一民办学校负责人说,希望相关部门能够给学校足够的自主权和选择空间,让学校根据自己的办学特色发展课后服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课后服务遇到晚高峰 “平时5分钟 现在半小时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课后服务在下午6时6时30分结束,刚好遇到晚高峰,校门口的拥堵就不可避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,各校放学期间,校门口车流、人流挤成一团,遇到雨天拥堵更甚,校门口道路两侧停满了前来接送孩子的车辆,严重影响附近的交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月18日下午6时10分,西安市后宰门片区有三所小学同时放学,分别是后宰门小学、育英小学和新知小学,三所小学距离很近,一时间大量的人流和车流都挤在原本就不宽敞的北新街上,导致北新街和西七路十字交通基本瘫痪,前来接孩子的岳先生等了10个红绿灯,耗时30分钟才离开该路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纺织城小学有学生家住长乐路上水苑小区,原来10分钟的车程现在至少要走半个小时,“有时候特别堵的时候回到家都晚上8点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江四小校门口是一条断头路,学校正对面就是一个小区的车库出入口,家长们反映,每天放学来接娃都特别堵,“平时5分钟的车程,现在需要半个小时。”家长陈先生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对升学压力 突然闲下来的家长又焦虑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双减”后,虽然大部分家长不再“鸡娃”,周末不再带着孩子赶培训班,但是一想到中高考的压力,很多家长又陷入了新的焦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知道娃在学校学的怎么样,教学难度能否适应考试。”家长刘女士的孩子上小学四年级,课后服务开展以来孩子回家基本不写作业,刘女士却担心一个小时的作业时间过短,无法巩固所学内容。现在又不让经常考试,孩子的学习情况没法掌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中,有老师称,虽然学校给孩子减负了,但家长担心孩子学的不够,回家后还会给孩子布置作业,有的还在继续上培训班,经常有孩子给老师“告状”,说家长让他们重复学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担心孩子好不容易养成的学习习惯突然改变,心气儿就没了。”家长王女士说,中考升学率低竞争激烈,所以她一直把孩子抓的比较紧。女儿比较好学,成绩也不错,如果跟着学校的安排就意味着要放慢节奏,对孩子来说有点“吃不饱”,反而会影响孩子的学习兴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天候待在教室 老师没了教研学习的时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各校普遍反映,老师们承担了课后服务的主要工作后,几乎全天都在教室,没有了集体教研学习的时间,对老师的业务成长有很大影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开学到现在没开过一次全员大会,我们的教师节表彰大会都是在线上举行的。”一小学校长说,集体教研和学习对老师来说非常重要,开展课后服务以来,老师们总是凑不齐,这项活动很难开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只能我自己多跑路,去挨个收集意见,然后再形成教研结果发给各位老师。”一小学教学负责人称,以前学校的集体教研学习时间都在4点放学后,现在只能他自己去教室找教研组长讨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各学校都提出,教研学习尤其对新来的年轻老师非常重要,“以前每天都会让他们集体学习,现在也没时间了。”一小学校长直言,这个问题目前不知道怎么解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场地受限 孩子们活动也得“错峰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城区学校学生人数多,场地又有限,也是开展课后服务的一大困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开展体育锻炼的时候只能错峰,一半在室内、一半在室外。”城区某小学负责人称,学校人数众多,场地又有限,同时在户外开展体育活动确实困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要开展专业社团,就需要专业的部室和场所,这给学校带来不小的压力。”某小学校长说,这方面也需要上级部门的重视和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访中,大部分学校都是利用校内资源和场所开展课后服务,也有学校为了补充校内资源不足的问题,开辟社会资源,带学生前往附近的体育场馆进行活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华商报记者 赵瑞利 付启梦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标签: 泛目录程序黑帽SEO技术黑帽SEO技术黑帽SEO技术黑帽SEO技术